日本战败之后,国外关于特赦大赦的法律规定和做法

作者:金沙网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22 23:48    浏览量:

图片 1

二战结束以后,日本投降,可是对于日本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灾难,特别是对于日本女人。美国军队的到来,让日本女人有了更多的赚钱机会,整个社会也出现了很大的变革。当然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军国主义的五一集会,没想到居然又燃起了恢复的苗头。

国外一些国家通常都在宪法刑法和其他单行法律中规定了特赦制度。

日本投降,二战结束,美军的到来,除让日本女性有了赚钱机会,更带来了深刻的社会变化。其中之一,就是被军国主义者中断的五一集会,又恢复了。但很快就出现了一件大事。

图片 2

一、美国

图片 3

日本战败以后面临着很多的危机,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粮食的问题,由于所有的金钱都已经在战争中挥霍,日本国内已经变得相当空虚。在46年的劳动节中几十万的日本人来到了日本皇宫门口,为的就是让天皇解决他们吃饭的问题,国土可以丧失,别人也可以随便践踏我们的土地。可是对于日本的平民百姓来说,肚子一定要喂饱。劳动节确实有节日的气氛,但不像以前一样。其中有一个叫做松岛松太郎的日本人,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之下,举起了一块标语,上面居然写了这样一句话。国家的体制难以维持,天皇每天有吃的,对于人民群众来说,饿死就饿死了吧。

美国实行联邦和州二元制的赦免制度。联邦总统根据联邦宪法行使联邦层面的赦免权,各州的宪法和具体法律则对本州的赦免作了规定。美国的赦免制度包括特赦、大赦、减刑等。目前,大赦在美国几乎没有运用。美国联邦总统可以行使的赦免主要包括特赦、减刑、免除罚金等。各州运用的赦免方式相对更为多样,除特赦、减刑、免除罚金外,还有延期执行、复权等。

粮食危机之下,1946年国际劳动节,几十万日本人于皇居前集会,要求解决吃饭问题。虽然饿着肚子,但确实有过节的气氛,因为不再像以前,只能说规定的几句话,而是似乎可以畅所欲言了。这不,有个叫松岛松太郎的家伙,就打出了一块标语,正面写着:

图片 4

美国赦免权力行使的主体在联邦层面专属于总统。美国联邦宪法第2条第2款第1项明确规定,总统除了弹劾案件外,对美国联邦犯罪有权执行延期和赦免。各州宪法对于赦免的规定多有不同,赦免权归属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州长行使,大部分州采取这种模式。二是,特别委员会行使,例如阿拉巴马州、佐治亚州等五个州。三是,州长与特别委员共同行使,如佛罗里达州、俄克拉荷马州等。

图片 5

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讽刺,另外一个牌子的背后还有一块板子。板子上面有这样一句话,日本人每天努力的干活,为什么最后还是挨饿?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呢?其实答案显而易见。从天皇的战败书中就可以看到,在战争结束的十年之内,整个国家的人民处于思想崩坏状态。以前的天皇是大家心目中的神,可现在这个神灵已经不再那么有用了,集体的偶像被打破,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事情。现在的人们已经不相信天皇,更有一点走投无路的意思,曾经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的人,大家居然敢出言不逊。松岛被提名公诉,本来要判处死刑的他,最后居然只有一个损坏名誉的罪名,放在以前,有损天皇的名誉当天就要被问斩。很明显有美军在后面撑腰,比起天皇的面子,美国军队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此外,大部分州宪法对赦免权作了一些明确限制,例如25个州对叛乱罪予以限制;39个州对弹劾案件加以限制;加利福尼亚州对于因重罪案件被判刑2次以上的人,有程序性限制。

诏书:国体得以维系,朕饱食终日,你们人民,饥饿死去。钦此。这当然是假托的了,意在讽刺。牌子背面还有字,满是愤怒:为什么不管我们怎样拼命工作都得挨饿?答案就是:

图片 6

二、英国

图片 7

被判刑8个月的松岛,没有在监狱里面呆太长的时间。全新的宪法颁布,受到了天皇的恩赦。可是对于松岛来说,他并不承认是天皇给他的面子,什么所谓的大赦天下?你天皇和我一样都是普通的人,凭什么有权利来赦免我。最后他向天皇提起了上诉。在那个年代,居然把自己的天皇告上了法庭。最后被法院判处有不敬罪,获得了这个罪名,但可以得到赦免。松岛还是不服,又一次提起了上诉,二审的结果维持原判。

英国现代赦免制度已经废止了大赦,只保留了特赦。英国的赦免权集中在中央,分别可以由英王和议会行使。英王的赦免权行使根据王位继承法受到一定限制。一是,需要通过内务大臣或者苏格兰事务大臣行使,英王需要根据内务大臣或者苏格兰事务大臣的建议颁布赦免令。二是,在赦免的罪行上有一定限制。例如,因为违反《人身保护法》从事非法羁押、监禁、拘留而被判处剥夺担任公职权利终身和其他相关罪行的,一律不得赦免。此外,国会也可以通过颁布专门的赦免法来对特定对象予以赦免。

裕仁天皇!《拥抱战败》一书如此评价,此事显示出经过数十年的以天皇为中心的思想统治之后,人民表现出来的有益健康的破除偶像的精神。但6月,松岛竟被吉田茂政府逮捕了,罪名,正是战前常用的大不敬。6月22日,松岛被提起公诉。但到了10月,罪名变成了损坏名誉。显然,盟军司令部在背后起作用了。因为损坏名誉更像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罪名。

图片 8

三、德国

图片 9

对于松岛来说,他是一个十分气愤的日本人,自己明明努力工作,却还是吃不完饭。可是他有所不知的是,或者他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明星,当他举起牌子的那一刹那,已经声名远扬。成为了最后一个被定为不敬罪的日本人,确实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可是从这里也可以看到日本人民群众的心声。对于那些普通的日本人来说,他们没有参与战争,或者说战争对他们来说只是被动执行,因为上层的统治者犯下的错误,给自己带来了无比深重的灾难,这样的事情又找谁说理去呢。战争确实是如此,日本因为战争而元气大伤,天皇的生活没有改变,高层的统治者只是重新换了人,唯一吃苦的就是下面的人民。在那个时代里面,他们看着世界的变化,做着最普通的工作,每天都在思考今天应该怎么样填饱肚子。不能说日本人民群众不行,只能说那些发动战争的人死都不足谢罪。

德国作为联邦制国家,其赦免制度与美国一样,也采用二元制结构,赦免权由联邦和州分别行使。德国的赦免制度包括大赦和特赦。大赦必须由议会以立法形式实施,除免除或者减轻刑罚外,同时也赦免刑事程序中的案件以及尚未被追诉的案件。特赦权在联邦层面由总统行使,在州层面大部分由州长行使,但是具体工作一些州也由州长委托给州司法部长行使。联邦总统对于由州高等法院和联邦法院为第一审法院的案件,以及因刑事有罪判决而丧失公务员[微博]资格、军人资格的案件有赦免权。各州对于地方法院和州法院的刑事案件具有赦免权。

11月2日,他被判刑8个月,却因11月3日新宪法颁布兼天皇恩赦而开释。但松岛才不认什么恩赦呢,我就是不爽你,如果接受了赦免,不就代表我承认了你?于是,他提起上诉,结果,被认定确实犯有不敬罪,但可免于执行。他还不服,向最高法院申诉,于1948年5月被驳回。松岛在举起标语那刻名扬世界,却也成为日本最后一位被认定犯有不敬罪的人。(本文照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四、法国

法国现行宪法对赦免制度作出了明确规定。例如,第17条规定,共和国总统具有行使赦免的权限。第19条规定,共和国总统的赦免,应当由总理副署,如果情况需要,应当由负责的部长副署。第34条规定,赦免的具体规定应当由法律规定,并由议会投票通过。

法国的赦免也包括大赦和特赦。在实践中,总统的赦免权仅限于特赦,大赦权属于议会。法国特赦适用的范围很广,不论是普通刑罚还是剥夺政治权利的刑罚,不论是初犯还是累犯,不论是法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可以给予特赦。甚至对于法人犯罪也可以给予特赦。法国的特赦制度比较有特色的是有条件特赦,要求特赦者须向受害人支付损害赔偿或者承担一些其他的附加义务,例如接受戒毒治疗、接受社会部门监护、不进零售酒店等。

五、意大利

意大利的宪法和刑法典对赦免制度作出了规定。意大利的赦免分为免罪性大赦和免刑性大赦以及特赦。免罪性大赦和免刑性大赦必须以法律的形式颁布,并经过参、众两院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通过。同时,惯犯、累犯、职业性犯罪等不得被大赦。免罪性大赦免除犯罪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包括免除罪名和刑罚,范围及于已经服刑人员、正在刑事审判过程中的人员和尚未受到公诉的人员。免刑性大赦只针对已经服刑的人员,免除刑罚而不免除其罪名。特赦则是意大利总统的权限,总统可以总统令的形式颁布特赦,免除或者改变全部或者部分刑罚。

六、日本

日本的赦免制度被称为“恩赦”制度,包括大赦、特赦、减刑、恢复权利等多种形式。日本的恩赦权曾经是天皇的权力,但在二战后根据现行宪法规定,恩赦的决定权在内阁,天皇在过程中有形式上的认证权。此外,日本还制定了恩赦法,对于各种赦免类型和相关执行程序作了明确规定。

日本的恩赦按照其执行方式分为一般恩赦和个别恩赦。一般恩赦是针对某一类刑罚或者罪名的不特定多数人,通过内阁政令的形式对罪名、刑罚或者基准日等事项作出规定,并统一执行的制度。个别恩赦是对已经被判刑的个别罪犯,根据当事人的性格、表现、再犯可能性、对社会有无不满情绪等进行综合考量而执行的恩赦制度。根据日本恩赦法的规定,特赦可以由监狱、检察官等向法务大臣申报,也可以由当事人在具备一定条件时提出请求,有关方面要对当事人的性格、品行、有无实行违法行为的可能、社会对当事人的感情以及其他方面进行调查,考虑释放后对社会的危害性。法务大臣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后,提交给内阁决定。

七、韩国

韩国现行宪法和专门的赦免法对赦免制度作了明确规定。韩国宪法第79条规定,总统根据法律规定可命令赦免、减刑或者恢复权利;欲命令一般赦免,须经国会同意;关于赦免、减刑及恢复权利的事项由法律规定。第89条规定,赦免、减刑和恢复权利,须经国务会议审议。

根据宪法规定,韩国于1948年颁布了专门的赦免法。根据赦免法规定,一般赦免也就是大赦,是指通过指定犯罪种类,以犯有该罪的所有罪犯为对象,予以赦免。一般赦免必须经过国会同意。特赦是对特定的服刑罪犯免除其是刑法执行的制度,需要由法务部长受理特赦申请,经过国务会议审议,并由总统最终决定执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fulinjf.com. www.461.net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