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剿太平军功不可没为何结局死于清廷之手,22岁的石达开是如何逼得44岁的曾国藩跳河

作者:金沙网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17 05:08    浏览量:

于是,羞愤难当的曾国藩跑到靖港对面的铜官渚自杀。这次,他是真的跳进了湘江。左右自然去救,但假如一个人真不想活,那是无论如何拦不住的。曾国藩须发皆张,破口大骂,气势着实惊人,只吓得仆人们纷纷松手。眼看江水就要没过曾国藩的头顶。说时迟,那是快,忽有一人从舱后飞跑而出,跳下去救起了曾国藩。这个人就是曾国藩的幕僚章寿麟。

1855年1月3日,湘军水师进抵湖口之八里江一带,太平军早已严阵以待。两军经连日作战,均伤亡惨重。太平军用于防守湖口的木簰水城被摧毁,石达开立即重筑湖口防线,命人将大船凿沉载江中,“实以砂石,仅西岸留一隘口,拦以篾缆”。但湘军也被太平军的“惊营”战术弄得疲惫不堪,由骄而躁,急于求战。不久,战端重启。29日,湘军水师贸然冲击湖口水卡,斩断用以拦截湖口的竹篾缆绳,一百二十余艘长龙、舢板等轻便船只冲入鄱阳内湖,横冲直撞,焚毁太平军大量战船。石达开抓住时机,令将士在湖口再行设卡筑垒,修筑两座浮桥,桥下填上泥土,构筑炮台,断敌归路,切断内湖、外江湘军水师之间的联系,准备各个击破。同时,他出动小划20余只,围攻外江湘军快蟹大战船。湘军水师作战,必须快蟹、长龙、舢板等大小战船相互配合行动。快蟹、长龙火力猛,舢板机动性强,这样大小相依,火力与机动性相结合,才使得湘军水师战斗力较强。但是长龙、舢板既陷于内湖,“外江所存多笨重船只,运掉不灵,如鸟去翼,如虫去足,实觉无以自立”。快蟹大船无法应付太平军机动灵活的小划袭击战术,败退回九江大营。石达开决定乘胜对九江城外湘军水师实施第二次打击,以彻底解九江之围。2月11日,石达开乘月黑无光、天色迷漫之际,命令三十余只装满引火之物的小划火攻湘军水师,另派三十余只小划围攻曾国藩的拖罟坐船,搜获曾国藩的家书、奏章、地图和咸丰帝给他的上谕。危急之中,曾国藩再次投水自杀,又被幕僚救起,“急掉小舟驶入罗泽南营”。他遥望江内水师纷纷溃散,念及自己惨淡经营数年的水师竟落得如此下场,既羞愤又心痛,欲仿效春秋时晋国大将先轸的榜样,策马赴敌而死,慌得罗泽南、刘蓉紧紧抓住缰绳,众幕僚寸步不离,经过好一番拉扯劝解才作罢。

石祥祯虽然是悍将,但因为早死名气远不如堂弟,所以尽管他让曾国藩真正湿了身。却也不免被埋没了。

到1856年4月,西征太平军占领了江西13府中的8府46县,曾国藩哀叹说:“自鄂渚以南,达于梅岭,贼踪绵亘数百里,众号数十万。”为了挽救江西的危局,曾国藩急调在武昌城外攻坚的罗泽南回救。罗泽南为迅速攻破武昌城以回救其主子,加紧攻城,却被太平军击伤致死。这样,曾国藩所依靠的湘军陆师两大悍将双双毙命,处境愈加艰难。曾国藩困守南昌,文报不通,联系中断,连送家书都不得不用隐语蜡丸,化装潜行,即便如此,送信人往往还是被太平军识破,被捕杀者达百人以上。曾国藩后来描写当时的情形说:“闻春风之怒号,则寸心欲碎,见贼船之上驶,则绕屋彷徨”,“方其战争之际,炮震肉飞,血瀑石壁,士饥将困,窘若拘囚,群疑众侮,积泪涨江,以夺此一关而不可得,何其苦也”,“余昔久困彭蠡之内,盖几几不能自克”。可见曾国藩当年的处境是何等狼狈。石达开在樟树镇击败周凤山军后,大可乘胜直捣南昌,活捉曾国藩。很可惜的是,正当曾国藩在南昌城内岌岌可危的时候,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将石达开调回天京参加攻破清军江南大营的战斗,并带走大批太平军,使曾国藩得以死里逃生。1857年3月,曾国藩接到其父的死讯,于是奏请回籍丁父忧,并且不待谕旨到来便委军而去,离开江西回到老家,借此摆脱困境。

我们来到9个月之前的湖南,当时,曾国藩亲自带领人马与太平军大战湘江之滨靖港,结果同样被杀的大败。曾国藩励志故事中很著名的一个段子,“过旗者斩”就发生在此地。

第二次,湖口惨败。曾国藩从靖港逃回长沙之后,即进行严厉的整军,将在战斗中溃散的营哨兵勇一律裁去不用,仅留下敢战之士,连他的弟弟曾国葆也在裁撤之列。长沙整军使湘军的战斗力大为提高。在经过添募新勇、修补战船等一系列的休整、补充后,湘军重新发动攻势,经岳州城陵矶和武昌两次大战,给太平军水师以毁灭性打击并夺得上游重镇武汉。咸丰帝被突如其来的胜利冲昏头脑,赏给曾国藩兵部侍郎衔,并命令他迅速顺流东下,进攻江西、安徽的太平军。湘军经过恶战,亟需休整,但是在咸丰帝的严旨逼迫下,曾国藩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进攻。田家镇一战,湘军再给太平军水师以重创,使其基本瓦解。湘军陆师乘胜连陷湖北广济、黄梅,兵临江西九江城下。太平军方面,由于上游战局恶化,石达开再度受命主持西征军务,督师安庆,与猛将罗大纲共同指挥九江、湖口会战。太平军在九江、湖口防线深沟高垒,坚壁不出,使湘军寸步难行。1854年12月8日,湘军陆师进攻九江,拉开战幕,但进攻多日没能破城,形成相持状态。

共有四名曾国藩跳水前后的亲历者在《铜官感旧图题咏册》中留下文章,分别为章寿麟、李元度、陈士杰和左宗棠。他们证明曾国藩的的确确是跳下去了。

曾国藩以一介书生而成为军事集团首脑,镇压太平军挽救了清王朝,四次遇险,最终均有惊无险,于是成就了一代名臣。曾国藩字伯涵,号涤生,1811年11月26日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府湘乡县南一个名叫白杨坪的偏僻的小山村里。他在世时,兼有“中兴第一名臣”的桂冠和“曾剃头”、“曾屠户”、“卖国贼”的骂名。1853年1月,曾国藩以在籍礼部侍郎的身份任湖南团练大臣,编练湘军,从此成为太平天国最强劲的对手。曾国藩从一介书生,摇身一变而为一个军事集团的首领,指挥湘军四处征战,最终镇压太平天国,挽救了风雨飘摇的清王朝。这也使得他的名声威望达到顶点,一度官至直隶总督,成为清王朝最为倚重的汉族官员,死后被清廷追赠为太傅,谥号文正。曾国藩虽然取得了辉煌的个人成就,但是在他十几年的军事生涯中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其中,有四次遇险差点使得他功业未成而命归黄泉。

1855年1月14日,胡林翼、罗泽南、塔齐布、李续宾等率湘军陆师从东、西、南三面进攻九江,彭玉麟、杨载福则率舰队从北面进攻,试图一举拿下九江。很不幸,九江守将不是一般人,而是攻防兼备型的战将勤王林启荣,湘军连续进攻五次均遭遇惨败,连城池都无法靠近。为此,湘军改变策略,塔齐布继续率军围困九江,胡林翼、罗泽南、李续宾则进攻梅家洲,试图扫清九江外围,孤立城中守敌。不过,他们这次更惨,因为对手是天地会出身的罗大纲,水战、陆战样样精通,定都天京之前打先锋的几乎都是他。为此,湘军不但未能攻占梅家洲,反而不时被罗大纲袭扰;每逢夜晚,太平军数艘小船出动,不是呐喊声便是投放火球,搞得湘军夜不能寐、身心俱疲,但又无可奈何。

第三次,困守南昌。太平军自从九江、湖口大捷之后,主力乘胜直捣湘军后方,力争向上游进军,收复武汉。湘军另一头子胡林翼这时署理湖北巡抚,要求曾国藩撤回在江西的湘军主力,回救武汉。而曾国藩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害怕被政敌参劾,更害怕受清廷责难,坚持固守江西。他驻扎在南康府,与内湖水师相互依存,继续指挥湘军围困九江,仅派遣悍将罗泽南回救武汉。湘军前期陆师的两大将领分别是满人塔齐布和汉人罗泽南。此时,塔齐布因久攻九江不下,已呕血而死。罗泽南一走,曾国藩手上就没有得力的干将了。这期间,他在江西主要依靠的是被困在南康的内湖水师和塔齐布的旧部。1855年4月,太平军三克武昌。在稳定了湖北的军事形势后,石达开便带兵回到江西,乘罗泽南回援湖北之机,在江西展开强大攻势。自1855年11月起,石达开联络广东天地会起义军,连下江西瑞州、临江、袁州等府,并围攻吉安府城。曾国藩只好从九江撤围,调周凤山部陆师驻扎在战略要地樟树镇,以图南下救援。但是曾国藩对能否解救吉安并没有把握,而且又担心省城南昌的安危,便命周凤山在樟树镇坚守,以观望形势。石达开利用周凤山军举棋不定的时机,于1856年2月攻克吉安,并乘胜攻破樟树镇湘军大营。溃兵纷纷涌入南昌城,曾国藩也只好进入南昌城收拾残局。

图片 1

第一次,靖港大败。1854年2月,曾国藩已练成湘军水陆兵勇各十营五千人,雄心勃勃地进行所谓的“东征”,临出发之际,还发布了着名的《讨粤匪檄》。然而,这次“东征”出师起初并不顺利。当他还驻军长沙时,太平天国西征军石祥祯部就已经占领岳州、湘阴、宁乡等地,兵锋直逼长沙。曾国藩派军进攻宁乡,损兵折将,大败而归,初战败绩。然太平军情报侦察不明,见湘军来势汹汹,以为清军主力将至,连夜撤到靖港等地。曾国藩急忙派军进占岳州,以图扭转湘北败局。适逢太平军湖北援军大至,与湖南太平军一道围攻岳州,歼灭守军大部。湘军水陆伤亡惨重,逃归长沙。不久,曾国藩也抵达长沙,以保全省城。是时,长沙清军“二三千有余,仅敷守垛之用”,力量较为薄弱,而且,由于出征以来连连受挫,官兵心惊胆战,士气低落,“人自以为必败”,“闻吹角及火光,皆自惊”,惶惶不可终日。后来靖港民团前来报告说,那里的太平军人数较少而且没有防备,“可驱而走也”,并称已经搭好浮桥,愿意为湘军助攻。于是,曾国藩决定对太平军实施反攻,并改变原先制定的陆路进攻湘潭的计划,于4月28日亲率大小战船40只、陆师800人奔袭靖港,妄图侥幸取胜。

图片 2

但是,由于太平军已作好战斗准备,更加上天时不利——风速过快,湘军战船无法在靖港停泊,只得停靠在靖港对岸之铜官渚。太平军顺风势焚毁湘军水师战船10余只。曾国藩惊悉水师惨败,急派陆师分三路进攻靖港,企图挽回败局。然“陆勇见水勇失利,心怀疑怯”,亦溃散而逃,“争浮桥,桥以门扉、床板,人多桥坏,死者百余人”。曾国藩见士卒反奔,亲自仗剑督阵,并竖令旗于岸边,上书“过旗者斩”。可是湘军兵败如山倒,士卒都从旗边上绕道而奔。曾国藩又羞又愤,遂决定跳水自杀,一死了之。幕僚陈士杰、李元度见他支开随从,神情有异,遂指使“小委员”章寿麟乘小船悄悄跟在他后面,以备不虞。曾国藩行至铜官渚,章寿麟见他跳水寻死,急忙抢救,将其背负船上,与陈、李一起劝回大营。曾国藩靖港大败之后,受到长沙众多官员的参劾。他悲观到了极点,甚至密令弟弟曾国葆买来棺材,准备自杀以谢丧师败北之罪。幸而湘军悍将塔齐布率陆师于湘潭击败太平军林绍璋部,获得大胜,使得咸丰皇帝对湘军刮目相看,救了曾国藩一命,也正由于此,曾国藩遂在湖南士绅官员中站稳了脚跟。

《铜官感旧图题咏册》

曾国藩死后,章寿麟一直混的非常平庸,唯一一件能称道之事就是曾经救过曾国藩。因此,他画了一幅《铜官感旧图》蹭曾国藩的热度,并陆陆续续找了很多名人题诗作赋。到了章寿麟儿子那一代,由图画衍生出来的诗赋已颇为可观,便集结出版,名为《铜官感旧图题咏册》。

话说1854年末,1855年初,曾国藩率领水陆大军与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大战湖口。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太平军驾小船以火攻方式偷袭,只杀得湘军大败,连曾国藩本人的座船都被抢走了。曾国藩气愤难当,便准备轻生跳水。

回答:

然而,在历史上,真跳水的名气远远没有假跳水大。这简直就是李逵遇到李鬼,却让李鬼打了个满地找牙。那么,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图片 3

话说湘军大败后,曾国藩手下纷纷逃走,曾国藩为了阻止部下,命人插一杆帅旗,手握宝剑在旗下高呼“过旗者斩”。结果兵将纷纷绕开他,继续逃命不迭。

没了轻便战船做掩护,以快蟹、长龙为主的湘军大型战舰因体型笨重、移动不便而成为太平军的“活靶子”。石达开抓住战机,他让罗大纲组织几十艘战船,五艘为一队,每艘装满干草、硫磺、硝粉、火药,趁着夜色闯入湘军水师大营,利用火攻摧毁长江水师主力。此战,几十艘大型战船被焚毁,其余则逃回九江,曾国藩则狼狈逃往塔齐布军营。为了复仇,曾国藩决定反攻石达开,派遣湘军陆师去攻击太平军大营,时间则是除夕之夜。可惜,太平军信拜上帝教,压根就没过除夕之概念,当湘军靠近营垒时,太平军伏兵四处,湘军阵脚大乱,再次惨败,塔齐布仅以身免。与此同时,罗大纲再次火攻湘军水师,曾国藩坐舰被围,无奈投水自尽,却被部下拦住。

见到罗泽南,曾国藩又来劲儿了,他慷慨陈词,要求罗泽南借给他一匹马,他要骑马赴敌营以求一死。罗泽南自然劝大帅你不能冲动,大清的希望就在你身上,21世纪的人还等着你煲鸡汤之类。此时曾国藩自杀为辅,撒娇为主,既然大家都对他百般安慰,他心满意足,也就停止了表演。

霍·巴·马士《太平天国纪事》

还是先来一道湘军征兵考试的单选题吧!

回答:

曾国藩在湖口假跳水,时间是2月11日,在铜官渚真跳水,却是在4月28日。看来,天气是绝对是能够左右一个人生死的。

R.J.史密斯《十九世纪中国的常胜军》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所以说,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纵身跃入美丽的湘江,对于皮肤病患者曾国藩来说,就相当做了一次大保健。

曾国藩被很多现代人称之为千古完人,但他在个人卫生方面却并不符合现代人的理念。比如有一次他与英国人戈登会面,照例穿着皱巴巴沾满油渍的旧官服不说。谈话中,为了和对方拉近乎,曾国藩居然伸手摸了摸戈登的衣服,询问有关料子的问题。曾文正公虽然是百分之百的钢铁直男,但架不住对方是同性恋。这个举动让戈登又恼火又无奈,大概从心底感觉自己被性骚扰了一下吧?

图片 7

图片 8

问题:湖口之战,22岁的石达开是如何逼得44岁的曾国藩跳河?

雁小驴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喜欢就点赞收藏哟!

唯一一份记载曾国藩湖口跳水的史料是王安定的《湘军记》。湘军平定太平天国后,湖南才子王闿运写《湘军志》以记之。此时,曾国藩已死,但曾氏一系以曾国荃为代表的很多人却对《湘军志》颇为不满,他们认为王闿运没有说曾家军的好话。为了抢占舆论阵地,曾国荃特请幕僚王安定作《湘军记》以抗衡《湘军志》。

九江、梅家洲攻不下,湘军开始面临着一大难题,即是饷银严重短缺,部队也因此闹了矛盾。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曾国藩当时地位太低,没有发言权,带有私人色彩的湘军想要得到饷银只能靠自筹。进入江西作战时,按照规矩,饷银应该是由江西拨给。但是,九江、梅家洲攻不下,曾国藩想拿到饷银就难了,没有功劳就拿钱,这话说不过去。为此,曾国藩急了,他直接去进攻湖口,也就是石达开坐镇指挥之处,想来次斩首行动。可惜,萧捷三太冲动,带着300多艘轻便战船急躁冒进,闯入鄱阳湖,太平军趁机封锁湖口要塞,将湘军水师分割成长江、内湖两部分,相互间无法支援。

B石祥祯

A石达开

口头嚷嚷跳,身体却很诚实的没有跳,就不算跳水,答案A石达开自然被排除。那么,到底是谁曾经逼迫曾国藩真的跳下去了呢?

那么,曾文正公到底跳下去没有呢?

太平军还在进攻,帅船自然是主要目标。于是,曾国藩跳水未遂后,便在左右的保护下离开主帅大船,上了小船撤退。他要真心一意求死,在小船绝对比在大船好跳。一个月黑风高的杀人放火夜,曾国藩出其不意纵身跃入长江,身边人连他的鞋都捞不到。然而,在众人的护卫下,曾国藩的小船顺利靠岸,他跑到部下罗泽南的陆军大营寻求庇护。

所以说《湘军记》的写作目的是歌颂湘军,特别是曾家军。既然如此,王安定笔下披露的糗事――曾国藩跳水应该是如假包换的史实。

审完题,相信很多人都会不假思索地选A。然而小编告诉你,选错了。

说到这里,我们揭晓太平军靖港守将的名字,他就是石祥祯,也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堂兄。

据王安定的《湘军记》记载,羞愤难当的曾国藩“自投水,左右救之。”

曾文正公是被下面哪个人逼迫跳水的?

D洪宣娇

王安定《求阙斋弟子记》

名侦探驴小编可以肯定地说:没有!

图片 9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也是石达开在太平天国人气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主要参考资料:

王安定《湘军记》

C罗大纲

谢邀

图片 10

首先,一个湘军大帅,在左右亲信的簇拥下,是难以完成跳水这个高难度动作的。其次,曾国藩“自投水”的时间是在1855年2月11日深夜,地点则是在长江上的帅船。这要在如今的北方,暖气可还没停呢!作为一名19世纪的10后(曾国藩1811年生人),曾国藩当时正处于更年期,必然会盗汗、耳鸣、骨质疏松,他要真二百五发作跳进冰冷的长江,说不定当场就会挂掉。而从之后曾国藩留下的文字资料看,他没有感冒,身体也并未因着凉而产生的任何不适,所以说“自投水”应该就是曾国藩对左右那么一说,大家一劝,他也就不跳了。

曾国藩是湘军主帅,石达开则是太平天国人气最高的王,这二人之间的大战,象征着太湘之间的巅峰对决。湖口大战之际,曾国藩44岁,石达开24岁,这种年龄上的对比,会不会让人想到另外两个人――曹操和周瑜呢?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fulinjf.com. www.461.net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