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子弟书,整束家规

作者:关于我们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25 05:36    浏览量:

标签: 名门子弟 严于律己 立身做人 为官执政 分类: 父母修养

图片 1

“养不教,父之过。”自古以来,父亲就是一个忍辱负重、刚强如山的称谓。为了儿女的成长和成才,父亲吃苦耐劳、费尽心血。

由青年作家柳育龙所著《历代柳氏家训集释》一书即将完稿,预计年底前出版。全书分家训、家风故事、家训研究、附录四大部分。系统梳理了自唐至今以来的家训,每篇家训后均附以作者简介、鉴赏解说、考释。各位宗亲如有合适素材请尽快联系作者,以便收录。微信hanxingzhuori。

建议大家读读名门子弟的座右铭《戒子弟书》 赵忠心

柳公绰、柳公权兄弟,在唐朝都担任高级官职,都以为人正直、敢于谏言知名。柳公绰在平定内乱中立下大功,而柳公权作为唐代继欧阳询、褚遂良、颜真卿之后的又一位书法大家,常年在皇帝身边,担任谏官等职务。

那么古代的名人父亲们都是如何教育子女的呢?他们有哪些独到的方法?不妨到历史的海洋里采撷几束此类故事,以飨读者。

图片 2

序文

柳公绰的孙子柳玭在教育培养儿子时,想起幼时祖父对自己的教导历历在目,就在给儿子的信中将祖父的教导写下来作为对后辈的训戒。

晋 顾恺之焚债卷教子

【作者简介】

当年,歌唱家李某某、孟某夫妇之子事发以后,因为这是典型的家庭教育问题,一些记者朋友便纷纷来电话要我发表谈话或撰写文章。我都婉言拒绝。我倒不是不关注这个事件,我对他们说,已经暴露出的事实就足以警示做父母的了,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无须再说什么。

《柳氏家训》节选

图片 3

柳玭,唐末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柳家世代高官,门第显赫,又以严格教育子弟出名,被后人誉之为“柳氏家法”。柳玭由书判、拔萃转左补阙。唐僖宗文德元年(公元888年),以吏部侍郎预修国史,任御史大夫。唐昭宗时曾拟升任宰相,因宦官中伤而作罢。坐事贬泸州刺史卒。柳玭保持了祖辈、父辈的传统家风。他在教子家训中特别强调作为几代名臣的后代,稍有不慎,易为他人所诟病,有坠家声,因而必须慎之又慎。这也正是柳家世代高官却未使子孙流于贪鄙骄奢的重要原因。

我只是建议有关家庭的家长和儿女,抽空读读唐朝柳玭撰写、历来被称之为“名门子弟座右铭”的《戒子弟书》一文,或许会从中受到些启示。

夫门地高者,可畏不可恃。可畏者,立身行己,一事有坠先训,则罪大于他人。虽生可以苟取名位,死何以见祖先于地下?不可恃者,门高则自骄,族盛则人之所嫉。实艺懿行,人未必信;纤瑕微累,十手争指矣。所以承世胄者,修己不得不恳,为学不得不坚。夫人生世,以无能望他人用,以无善望他人爱,用爱无状,则曰“我不遇时,时不急贤”。亦由农夫卤莽而种,而怨天泽之不润,虽欲弗馁,其可得乎!

顾恺之像

【原文】

现将《戒子弟书》介绍如下:

门第高贵,应该有所畏惧而不能依仗。有所畏惧,是因为为人处世,一旦做事违背先祖训戒,那比他人的罪过还要大。虽然或者可以苟且获得名利地位,可是死后怎么面对地下的祖先之灵呢?不能依仗,原因是门第高贵容易骄傲,家族繁盛就会遭人嫉妒。有能力有才德,别人未必相信;稍微有一点做不好,大家就会争相指责。所以高贵门第的继承者,自我修养不能不专心勤恳,学习提高不能不勤奋努力。人生在世,没有能力却期望他人任用,没有人品却期望他人爱戴,得不到爱戴,就会说“我没遇到时机,现在不急缺我这样的能人”。就和农夫轻率的播种,没有收获就怨天怨地一样,想让他平静下来,不那么容易。

提起顾恺之,大家都知道他是晋代大画家,他还担任过参军、散骑常侍等要职,并屡次出任州、郡长官。然而顾恺之在教子上也有一手。

夫门地高者[1],可畏而不可恃。可畏者,立身行己[2],一事有坠先训,则罪大于他人。虽生可以苟取名位,死何以见祖先于地下?不可恃者,门高则自骄,族盛则人之所嫉。实艺懿行[3],人未必信;纤瑕微累[4],十手争指矣。所以承世胄者[5],修己不得不恳[6],为学不得不坚。夫人生世,以无能望他人用,以无善望他人爱,用爱无状,则曰:“我不遇时,时不急贤。”亦犹农夫卤莽而种,而怨天泽之不润,虽欲弗馁,其可得乎!

一、柳玭及柳氏家族

予幼闻先训,讲论家法。立身以孝悌为基,以恭默为本,以畏怯为务,以勤俭为法,以交结为末事,以气义为凶人。肥家以忍顺,保交以简敬。百行备,疑身之未周;三缄密,虑言之或失。广记如不及,求名如傥来。去吝与骄,庶几减过。

东晋时,我国南方的经济逐渐发展繁荣起来,随之对资金的需求也就多起来,不少官僚及其子弟纷纷参与经商、放高利贷,从中牟利。对于放高利贷这样侵害百姓利益的现象,不少清正廉洁的官员都会严厉约束子弟,严禁他们参与其中,而顾恺之则是最坚决的一个。顾恺之共有五个儿子,其中三儿子顾绰家产丰饶,他却不听父亲的教诲,搞起了“高利贷”的营生,乡里士族、平民中有很多人都欠了他的债务。平时,顾恺之对顾绰没少教育,屡次加以禁止,但顾绰一意孤行,就是不改。

予幼闻先训,讲论家法。立身以孝悌为基,以恭默为本[7],以畏怯为务[8],以勤俭为法,以交结为末事,以义气为凶人。肥家以忍顺,保交以简敬。百行备[9],疑身之未周;三缄密[10],虑言之或失。广记如不及,求名如傥来[11]。去吝与骄,庶己减过[12]。莅官则洁己省事[13],而后可以言守法,守法而后可以言养人。直不近祸,廉不沽名。廪禄虽微[14],不可易黎甿之膏血;榎楚虽用[15],不可恣褊狭之胸襟[16]。忧与福不偕[17],洁与富不并。比见门家子孙[18],其先正直当官,耿介特立[19],不畏强御;及其衰也,唯好犯上,更无他能。如其先逊顺处己[20],和柔保身[21],以远悔尤[22];及其衰也,但有暗劣,莫知所宗[23]。此际几微,非贤不达。

柳玭出身于唐朝后期高官世家。其祖父柳公绰是著名书法柳公权的哥哥,曾两登贤良方正科。当过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处事郑重,所取士人,成名者甚多”。柳公绰的儿子柳仲郢,字谕蒙。元和进士。当过剑南东川节度使、兵部侍郎和刑部尚书。长孙柳璧当过谏议大夫。

我从小就听先祖训示,讲述家法。做人要以孝悌为基础,以恭敬少言为根本,以畏惧谨慎为要务,以勤俭为常法,以结交朋友为小事,以义气用事为害人。使家庭富裕要忍让顺从,朋友想长期来往就要简单恭敬。什么事都要有所准备,好像考虑还不周全;再三缄口不言,就害怕言多必失。要广闻博记好像知道很少,追求名誉好像偶然才得到。克服吝啬骄傲,也许可以减轻过错。

后来,顾恺之出任吴郡太守。一天,他想到一个教育这个儿子的办法,就对顾绰说:“我常常不允许你借贷给别人,可许多人太贫穷了,生活也确实不好过。你借出到民间的债务,还有多少没有偿还你的?你的债券在哪里?都拿出来,我帮你去讨债。以后我不做太守了,就没这个机会了。”顾绰听后十分高兴,他以为父亲真的要帮助他,就把一大堆债卷都交给了父亲。没想到顾恺之拿到这些债卷后,全都付之一炬,并派人告诉欠债的人:“所有的债券都烧毁了。无论谁欠顾绰的债务,都不需要偿还了。”顾绰痛惜了许久,但他从中感到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就再也不搞高利贷了。

夫坏名灾己,辱先丧家,其失尤大者五,宜深志之[24]:其一,自求安逸,靡甘淡泊[25],苟利于己,不恤人言[26]。其二,不知儒术,不悦古道[27],懵前经而不耻[28],论当世而解颐[29],身既寡知,恶人有学。其三,胜己者厌之,佞己者悦之[30],唯乐戏谭[31],莫思古道。闻人之善嫉之,闻人之恶扬之,浸渍颇僻[32],销刻德义[33],簪裾徒在[34],厮养何殊[35]?其四,崇好慢游,躭嗜麯蘖[36],以衔杯为高致,以勤事为俗流,习之易荒[37],觉之难悔。其五,急于名宦,昵近权要[38],一资半级,虽或得之,众怒群猜,鲜有存者。兹五不是,甚于痤疽[39]。痤疽则砭石可瘳[40],五失则巫医莫及[41]。前贤炯戒[42],方册具存[43];近代覆车,闻见相接。

柳璧的弟弟柳玭,以明经为秘书省正字,由书判拔萃科转为左补阙。历官昭义节度副使、殿中侍御史、刑部员外郎、岭南节度副使、起居郎、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吏部侍郎、御史大夫、泸州刺史等官职。为官清廉忠正,昭宗在位时曾欲以为相,但为宦官所谗而止。

图片 4

顾恺之不顾自家利益,焚烧债卷来阻止放贷行为,不仅维护了士族官僚不经商的清高形象,也对儿子进行了一次生动的爱民教育,同时也大大缓解了百姓的疾苦。

夫中人已下,修辞力学者,则躁进患失,思展其用;审命知退者[44],则业荒文芜[45],一不足采。唯上智则研其虑[46],博其闻[47],坚其习,精其业,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苟异于斯,岂为君子?

展开剩余88%

夫坏名灾己,辱先丧家。其失尤大者五,宜深志之。其一,自求安逸,靡甘澹泊,苟利于己,不恤人言。其二,不知儒术,不悦古道:懵前经而不耻,论当世而解颐;身既寡知,恶人有学。其三,胜己者厌之,佞己者悦之,唯乐戏谭,莫思古道。闻人之善嫉之,闻人之恶扬之。浸渍颇僻,销刻德义,簪裾徒在,厮养何殊。其四,崇好慢游,耽嗜曲糵,以衔杯为高致,以勤事为俗流,习之易荒,觉已难悔。其五,急于名宦,昵近权要,一资半级,虽或得之;众怒群猜,鲜有存者。兹五不是,甚于痤疽。痤疽则砭石可瘳,五失则巫医莫及。前贤炯戒,方册具存,近代覆车,闻见相接。

唐 柳玭写专著教子

——节录自《旧唐书·柳公绰传附柳玭传》

柳家虽世代为官,门第显赫,但世世代代治家很严,在社会上有很好的名声。被后人誉称为“柳氏家法”。据《旧唐书》记载:“初公绰理家甚严,子弟光禀诫训,言家法者,世称‘柳氏’。”柳公绰兄弟小时候,学业未成,为丹州刺史的曾祖父便不许他们吃肉。柳公绰在外地任节度使时,他的儿子柳仲郢去看望,被要求远远地下马,步行进入衙门,见到幕僚夫役都必须无一例外地行晚辈之礼。柳公绰的夫人,曾在人将苦参、黄连、熊胆碾成粉沫和成药丸,让儿子在晚间读书时,放在嘴里咀嚼,以驱除睡意,助其勤学。《幼学琼林》中说:“和丸教子,仲郢母之贤。”赞扬的就是这件事。

坏名声给自己带来灾祸,给祖先带来耻辱,给家庭带来败亡。最严重的错误有五条,应该牢牢记住。其一,追求自己的安逸生活,一味甘于澹泊,如果对自己有利益,就听不进去别人的劝戒。其二,不知道儒家之术,不喜欢传统知识。不懂以前的知识而不以为耻,一说起现在就开颜欢笑。自己没什么见识,又恨别人有学问。其三,比自己强的讨厌,吹捧自己的喜欢,就喜欢玩耍聊天,从来没想过过去的经验。听说别人的好就嫉妒,听说别人的不好就宣扬。沉浸在偏颇固执的思维里,一点点消磨掉自己的道德和仁义之心,虽然穿戴绫罗珠宝,但内心和低贱人没什么区别。其四,就喜欢四处游逛,沉溺于饮酒听曲,把喝酒当正事,把勤勉做事视为庸俗,学习点东西也容易荒废,等醒悟过来已经晚了。其五,一心要让高官知道名字,和权贵套近乎,品级提升一级半级,可能偶然得到,可面对众怒和大家的猜忌,很少有能长久的。这五个方面的错误,比生疮还厉害。生了疮还有针药可以医治好,这五个错误就是神医也没办法。前贤明白的训戒,都在书册里保存,最近这些失足之类的事情,屡屡听说。

河东柳氏,是中国古代著名的世家大族。从两汉至魏晋南北朝,门户日益兴盛。到了唐代,柳氏人才辈出,涌现出不少著名人物。柳氏家族一直遵从祖训、严于律己,重视对族人、子弟的教育。唐末名相柳公绰的孙子柳玭为继承良好的家风,专门写下一本书《诫子弟书》,综合柳家数代以来严束子女的家规,用以教诫子孙。

【注释】

二、柳玭为什么要写《戒子弟书》

夫中人已下,修辞力学者,则躁进患失,思展其用;审命知退者,则业荒文芜,一不足采。唯上智则研其虑,博其闻,坚其习,精其业,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苟异于斯,岂为君子?

柳玭是唐代著名官员柳仲郢的儿子,历任节度副使、谏议给事中、御史中丞、御史大夫和泸州刺史。柳玭所处的时代正是唐朝末年,当时朝政混乱,世风日下。很多世家子弟凭借权势为所欲为。出身于高官世家的柳玭对此深感忧虑,这也是他专门撰写《诫子弟书》的初衷。

[1]门地:即门第。有豪门、寒门的区别。

唐代后期,社会风气很不好,许多权贵子弟不务正业,整天是斗鸡赛马、花天酒地、钩心斗角、仗势欺人。有的家庭,先辈为官正直,不畏强暴,很有骨气;可子孙却是胡作非为,别无其他本领。有的家庭,父辈待人谦逊和顺,家风很好;可到子孙辈,却是为非作歹,家风衰败。

有些人天资不高,发奋学习,往往心急害怕失去时机,就想着能赶快派上用场;觉得自己不行了退缩的,往往事业荒废学问荒芜,这样都不行。只有聪明人会反复思考,广博见闻,立志学习,钻研业务,任用就施展抱负,不任用就退隐藏身。如果不这样,怎么算一个君子?

柳玭在书中告诫子孙后代不要依仗门第高贵而骄奢淫逸、胡作非为,要继承、发扬柳家的优良传统家风,把自己培养成品德高尚的人。他指出:“夫门地高者,可畏不可恃。可畏者,立身行己,一事有坠先训,则罪大于他人。”是说出生于名门大姓的人,更应该时刻提醒自己要有敬畏之心,千万不能倚仗自己的出身肆意而为、有恃无恐。因为门第高会导致子弟骄横自大、盛气凌人,而家族鼎盛,必然会招致别人的嫉妒,就算是有真才实学和美德,别人也未必相信,如果犯了哪怕很小的错误,别人也会指责。所以,“承世胄者,修己不得不恳,为学不得不坚”。柳玭提出了立己做人的四个原则:一个人要立己,必须做到以孝悌为基,以恭谨为本,以谦让他人为务,以勤俭持家为法。如此则才能克奢侈,远祸患,使家世门第源远流长。

[2]立身:树立己身。行己:使自己有德。

看到这些情况,柳玭感到很有必要加强家庭教育,教育自己的子孙后代可不要依仗门第高贵而骄奢淫逸,胡作非为,要继承、发扬柳家的优良传统家风,把自己造就成品德高尚的人。

在唐代,柳家门第显赫,世代为官。但柳家并不像其它大家世族,子弟纨绔放浪,而是对柳家子弟家教极严。

柳玭在书中谆谆告诫子孙:“余家本以学识礼法称于士林,比见诸家于吉凶礼制有疑者,多取正焉。丧乱以来,门祚衰落,基构之重,属于后生。夫行道之人,德行文学为根株,正直刚毅为柯叶。有根无叶,或可俟时;有叶无根,膏雨所不能活也。至于孝慈、友悌、忠信、笃行,乃食之醢酱,可一日无哉?”

[3]懿行:美好的德行。

因此,他面对当时的社会现实,总结柳家世代家庭教育的经验,针对出身门第高贵人家的子弟的思想行为特点,专为自己的子弟撰写了这篇著名的《戒子弟书》。

从《柳氏家训》开篇就能看出,柳家对自己家族认识很清楚,“夫门地高者,可畏不可恃。”门第高,并不足以依仗,而要时时心怀畏惧。因为门第高,所以容易招嫉恨,大家都盯着,有一点问题错误马上人人皆知。子弟能干,人家不相信,但出一点纰漏,马上授人以柄。所以,《柳氏家训》反复强调立德树人,品行最重要,希望子弟记住做人的重要性,学习的重要性,而不能稍有懈怠。对比当今社会某些显贵之家的所作所为,《柳氏家训》的谆谆教诲的确非常值得这些人家好好学习。

柳玭的这部书诫,体现了他“望子成龙”的拳拳之心,给了他的儿子和后世子孙以很好的教育。

[4]纤瑕:细小的毛病。微累:细微的牵累。

当然,柳玭撰写这篇《戒子弟书》,其出发点还是要维护本阶级的世袭地位。但对名门子弟思想特点和当时社会心态的分析还是很实际且深刻的,恐怕当时那些有见地的名门子弟也不得不心服口服。尤其是作为一个封建官僚,能如此严格要求自己的子弟,实为难能可贵。因此,该文历来被有识之士引以为名门子弟的座右铭。

图片 5

明 郑晓送训词教子

[5]世胄:指世家。

《戒子弟书》谆谆告诫出身门第高贵的子弟如何做人、为官,在当时很有现实意义,对于今天的父母来说,也不无借鉴意义。

柳公权楷书《玄秘塔碑》

图片 6

[6]修己:自修其身。

三、《戒子弟书》的主要内容

郑晓像

[7]恭默:恭敬而宁静。

出身门第高贵者尤需严于律己

明代有一个高官叫郑晓(1499-1566),他为官清正,教子有方。他嘉靖二年中进士,历任考功郎中、太仆丞、太常卿、刑部侍郎、副都御史、南京吏部尚书、刑部尚书等职。史书中说他:“晓通经术,习国家典故,时望蔚然。为权贵所扼,志不尽行。”嘉靖三十九年,郑晓因遭权贵忌恨被免官职,回家乡浙江海盐闲住。他头戴角巾,身着布衣,与乡里父老们相游相处,谁也看不出他曾是当朝尚书。

[8]畏怯:此处可作“小心谨慎”解。

在封建社会,出身于门第高贵、有权有势家庭的子弟,往往依仗家庭的社会地位而忘乎所以,有恃无恐,为所欲为。针对这种情况,在家书的一开头,柳玭就指出:“夫门第高者,可畏不可恃。”这是说,出身门第高贵的人,应该言行谨慎,严于律己,时刻警惕自己,不可依仗出身高贵而有恃无恐、为所欲为。

第二年,郑晓的儿子郑履淳考中了进士,被授官刑部主事。儿子得官,自然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可是郑晓却更为儿子能否做好官而感到忧虑。嘉靖四十一年冬天,他专门为初登仕途的郑履淳写下了这样一段训词:“胆欲大,心欲小,志欲圆,行欲方。大志非オ不就,大オ非学不成。学非记诵云尔,当究事所以然,融于心目,知如身亲履之。南阳一出即相,准阴一出即将,果盖世雄才,皆是平时所学。志士读书当知此。不然,世之能读书,能文章,不善做官做人者最多也。”

[9]百行备:多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具备各种品德。

为什么要警惕自己呢?因为这样的人社会地位高,社会影响大,在立身处世、言论行动中,哪怕有一件事违背先贤的遗训,其危害要比别人大得多。

郑晓在这段训词中,不仅讲了做官的道理,也讲了为学做人的原则。胆大,心细,志圆,行方,这是为人处世的重要哲理。这篇训子之词,也反映郑晓“学问渊博,经济宏深,持论正而不迁,严而不刻,刚而不激,高而不亢”的特点,因此被时人称誉为“最是名言”。

[10]三缄密:再三地强制自己言语谨慎。

为什么不可依赖自己的门第高贵呢?因为出身门第高贵的人,自己往往容易骄傲自大,盛气凌人,不可一世;而且,家族兴旺发达,本来就有人嫉妒,巴不得你出差错。出身名门,社会地位显赫,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人们自然对你要求也高,责之也切。即或是你有真实的本领和美好的德行,别人都未必相信;假如你确实有缺点和毛病,人们自然就会争先恐后地指控你。因此,凡是承袭世家门第的人,修养自己不能不恳切,要求自己不能不严格,做学问不能不非常坚实。

郑履淳受到父亲如此的言传身教,深受其益,在居官方面也是颇为清正的,官至光禄少卿。

[11]傥来:意外忽来者。

柳玭指出,人生在世,自己没有真实的本领,却要求别人重用;自己没有美好的德行,却企望别人钟爱。倘若别人不重用、不钟爱,就怨天尤人说:“我是生不逢时呀,当今不需要贤者啊!”这种人,正像懒惰的农夫,自己不勤劳,马马虎虎地种庄家,禾苗长得不好,他不责怪、反省自己,却反而埋怨老天爷不下雨滋润禾苗。像这样的人,虽然不想忍饥挨饿,但是,那怎么能逃避得了呢?

清 裘曰修考学问教子

[12]庶己:也许可以;相近;差不多。

出身门第高贵者如何为人做官

图片 7

[13]莅官:即做官。

1、立身做人之道

清乾隆年间,有位礼部尚书名叫裘曰修,不但以治学严谨著称,且以教子严格而闻名。

[14]廪禄:此处可作“俸禄”、“薪俸”解。

柳玭用柳家的先训和家法教育子弟说:“立身以孝悌为基,以恭默为本,以畏法为务,以勤俭为法,以结交为末事,以义气为凶人。”这是柳家传统的立身做人的规矩。

裘曰修(1712-1773),江西新建人。乾隆四年进士,历官吏、户、礼、刑、工各部。裘曰修任官多年,为人处世“有大度,自号漫士,人亦亲之。生平未尝言人过,见失意者即恻恻于怀,必曲折代筹,俾得其所。”他是位待人极宽的忠厚之人。但是在家庭教育中,他对儿子的要求却极为严格。

[15]榎楚:榎与楚皆木名,古代用以做笞罚的刑具。

这是说,立身做人要以孝敬父母、友爱兄弟为立足点,以对人恭敬有礼和不议论别人为本分,以办事兢兢业业、谨慎小心为原则,以勤劳俭朴为行为准则,要把拉拉扯扯、吹吹拍拍看作是没有出息的人,把那些性情暴躁、气量狭小、好与别人在小事上明争暗斗的人,看成是凶险的小人。

裘曰修在任礼部尚书时,曾主持复核会试的考卷。在复核到某省一位考生的试卷时,众考官发现该卷内有“社稷镇公子”一语。当时,在场的人都认为这是该考生自己杜撰出来讥讽朝廷的,因而主张予以追究。裘曰修虽知道那句话有出处,但又一时想不出到底出自哪本书。由于不忍对考生进行追究,于是他便劝各位考官暂时不要声张,待他回家查阅资料,弄清情况以后再说。

[16]恣褊狭之胸襟:任意凭自己狭窄之心胸而为所欲为。

他还教导子弟说:“肥家以忍顺,保交以简敬。百行备,疑身之未周;三缄默,虑言之或失。广记如不及,求名如傥来。去吝与骄,庶几减过。”

回家之后,裘曰修顾不上休息,立即查阅各种资料。但是,翻了几本书之后,还是没能找到那句话。正巧,任翰林院编修的儿子裘麟从外面回来。于是,裘曰修也是为了考察一下儿子的学问,便问裘麟“社稷镇公子”的出处。裘麟也是读过很多书的人,但他一时也想不起出处,由于怕父亲责备自己学识浅薄,便信口胡诌,说大约出自《国语》。见儿子说得不够肯定,裘曰修又追问他确定吗?裘麟话已出口,不便更改,只好硬着头皮肯定是《国语》。裘曰修信以为真,又加上政务繁忙,没来得及去核对《国语》原书,就告诉了其他考官。这样,总算使那位考生免于追究。

[17]不偕:不共存。

这是说,要使家庭兴旺发达,全家人就得相互忍让和顺;要与亲戚朋友保持良好的关系,就要互相敬重。即或是自己已经具备百样善行,也要常常反思自己在待人接物方面是否还有不周到之处;虽然自己能再三提醒自己要言行谨慎,遇事也还要随时检点自己有没有失误之处。读书学习虽努力广闻博记,也须看到自己学得还很不够;假如自己求得功名,应当意识到这是偶然得来,不是长久之事,切莫把它看得太重。一定要去掉吝啬之心和骄傲情绪,这样也许可以减少自己的过失。

可是,几天后,裘曰修因其他事情阅读《左传》时,偶然在其中发现了“社稷镇公子”一语,他意识到儿子可能欺骗了他。为了弄清《国语》中是否也有这句话,他又将《国语》从头到尾查阅了一遍,真的没有这句话。显然儿子撒了谎,他对儿子这种不懂装懂的态度非常生气。等到裘麟回家后,裘曰修立即把他叫到面前,喝令他跪下,并以圣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训斥儿子,斥问他为何不遵守圣言,不懂装懂?裘麟被训斥得面红耳赤,连声称错,深深自责,并表示今后再也不干这种糊涂事,老老实实地做学问。

[18]门家:指世家;名门;名望。

2、为官执政之道

经过这件事,对裘麟的教育极为深刻。从此,他牢记父亲的教海,并以父亲为榜样,严谨治学,学问大有长进。后人就此称赞裘曰修,说他“课子之严,待士之宽,一举而两善备焉。”

[19]耿介:光明正大;正直。

柳玭首先指出:“莅官则洁己省事,而后可以言守法,守法而后可以养人。”这是教导子弟说,做官要洁身自好,亲自省察公事。惟其如此,才能算得上忠于职守;只有忠于职守,才能服人,有威信。这是做官最起码的要求。

END顾恺顾绰柳玭诫子弟书柳仲郢

[20]逊顺:谦逊与恭顺。

其次,为官要廉正清明,不可滥用职权。他说:“直不近祸,廉不沽名。廉禄虽微,不可易黎氓之膏血;榎楚虽用,不可恣褊狭之胸襟。”

[21]和柔:温顺与温柔。

这是说,应该使自己正直而不去接近那些肇事闯祸的人,廉洁自守而不沽名钓誉。做官虽然食廪俸禄有限,但不可任意搜刮黎民百姓的血汗;做官虽然有权使用公堂上的刑具,但不能胸襟狭窄,依仗手中的权力发泄私愤。他警告说,“忧患”和“幸福”不是同时来到的,“廉洁”和“豪富”也是不相容的。弄不好,所谓的“幸福”会引出忧患来,豪富不廉洁也会导致灾祸。

[22]悔尤:悔恨;过失。

出身门第高贵者要戒除五种陋习

[23]宗:本源。

柳玭从历代名门子弟不注重自身修养的教训中,告诫子弟说:“夫坏名灾己,辱先丧家。”说一个人有过失,不但毁坏了自己的名声,使自身遭灾;而且还会辱没祖先,败坏门风,使家族衰落,其危害极大。

[24]志:记。

他明确指出,名门子弟要特别注意克服五种陋习:

[25]淡泊:恬静寡欲。

一是一心追求安逸,不甘于过清贫淡泊的生活。为了求得功名利碌,不择手段,一意孤行,从不考虑、顾忌别人怎么议论。

[26]恤:顾惜。

二是不懂得、不喜欢古代圣贤的教导。对先贤的经籍,懵懵懂懂无所知,也不觉得是耻辱;却喜欢妄论当世时事,以自我解嘲。自己不读书学习,知识少得可怜,孤陋寡闻,却嫉妒别人有学问。

[27]古道:古代学术、政治、道理、方法等等的通称。

三是厌恶超过自己的人,喜欢巴结自己的人。只会热衷于嬉戏和空谈,就是不肯下功夫钻研古代圣贤之道。别人做了好事就嫉妒,别人有了过失就到处张扬,整个身心都被偏颇邪恶的思想和习惯浸泡了。虽然,他们也标榜自己讲究“仁义道德”,家中同样妻妾俱在,但对他们来说都是徒有虚名,照样在外干偷鸡摸狗、伤风败俗的事,这同地位低贱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28]懵:不明。

四是游手好闲,嗜酒贪杯。以饮酒享乐为高贵雅致,视忠于职守、勤快做事的人,为粗俗下流。怠惰成性,连自己也觉得积习难改,自甘下流。

[29]解颐:开颜欢笑;开口笑。

五是一心想谋求高官,百般讨好权贵显要。这样的人,即使通过不正当手段捞到一官半职,也要受到众人的怨怒和猜忌,很少有不垮台的。

[30]佞己:以奸巧谄谀、花言巧语对己。

柳玭说:“兹五不是,甚于痤疽。痤疽则砭石可廖,五失则巫医莫及。”这是说,以上这五种陋习比身上的毒疮还厉害。毒疮尚可以用药物治疗,而这五种陋习一旦染上,则巫师和医师都是无能为力的。

[31]戏谭:“谭”同“谈”。戏谭,戏笑言谈。

他告诫说,关于提醒官宦子弟戒除这五种陋习的先贤的典籍,虽然一直在社会上广泛流传,但近世社会上因有上述陋习而跌跤失足的教训却屡屡出现,出身门第高贵的子弟可一定要引以为戒啊!

[32]浸渍:被水浸透。

四、《戒子弟书》原文

比喻谗言之以渐而入。

夫门第高者,可畏不可恃。可畏者,立身行己,一事有坠先训,则罪大于他人。虽生可以苟取名位,死何以见祖先于地下?不可恃者,门高则自骄,族高则人之所嫉。实艺懿行,人未必信;纤瑕微累,十手争指矣。所以承世胄者,修己不得不恳,为学不得不坚。夫人生世,以无能望他人用,以无善望他人爱,用爱无状,则曰:“我不遇时,时不急贤。”亦由农夫卤莽而种,而怨天泽之不润,虽欲弗馁,其可得乎!

[33]销刻:销,减损,刻,害也。

予幼闻先训,讲论家法。立身以孝悌为基,以恭默为本,以畏怯为务,以勤俭为法,以交结为末事,以义气为凶人。肥家以忍顺,保交以简敬。百行备,疑身之未周;三缄默,虑言之或失。广记如不及,求名如傥来。去吝与骄,庶几减过。莅官则洁己省事,而后可以言守法,守法而后可以言养人。直不近祸,廉不沽名。廪禄虽微,不可易黎民之膏血;榎楚虽用,不可恣偏狭之胸襟。忧与福不偕,洁与富不并。比见门家子孙,其先正直当官,耿介特立,不畏强御;及其衰也,唯好犯上,更无他能。如其先逊顺处己,和柔保身,以远悔尤;及其衰也,但有暗劣,莫知所宗。此际几微,非贤不达。

[34]簪裾:显贵者的服饰。借指显贵。

夫坏名灾己,辱先丧家。其失尤大者五,宜深志之。其一,自求安逸,靡甘澹泊,苟利于己,不恤人言。其二,不知儒术,不悦古道,懵前经而不耻,论当世而解颐,身既寡知,恶人有学。其三,胜己者厌之,佞己者悦之,唯乐戏谭,莫思古道。闻人之善嫉之,闻人之恶扬之,浸渍颇僻,锁刻德义,簪裾徒在,厮养何殊。其四,崇好慢游,耽嗜曲蘖,以衔杯为高致,以勤事为俗流,习之易荒,觉己难悔。其五,急于名宦,昵近权要,一资半阶,虽或得之,众怒群情,鲜有存者。兹五不是,甚于痤疽。痤疽则砭石可廖,五夫则巫医莫及。前贤炯戒,方册具存,近代覆车,闻见相接。

[35]厮养:指贱役。

夫中人以下,修辞力学者,则躁进患失,思展其用;审命知退者,则业荒文芜,一不足采。唯上智则研其虑,博其闻,坚其习,精其业,用之著行,舍之则藏。苟异于斯,岂为君子?

[36]麯蘖:指酒。

[37]荒:荒废。

[38]昵:亲近。

[39]痤疽:一种疮。

[40]砭石:指石块磨成的尖石或石片,用以治痤疽,除浓血。为我国最古老的医疗工具。瘳:痊愈。

[41]巫医:巫师和医师,古代巫师兼医师之职。

[42]炯戒:明白的鉴诫。

[43]方册:指典籍。

[44]审:仔细观察。

[45]芜:杂乱。

[46]上智:圣人。虑:谋思。

[47]闻:指知识。

【译文】

凡是门第高的家庭,只可心存戒惧,而不可有恃无恐。我们所说的可畏,是指树立己身使自己有德,如果一事不慎而有背先贤的教训,那么过失就一定会比他人更大。虽然活着的时候也许可以苟且求得名位,但死了以后哪有脸面见祖先于地下?我们所说的不可恃,是指门第高则容易自高自大,家族兴盛则容易遭人嫉妒。即使有实在的技艺和美好的德行,人家也未必相信;如果有一点细微的毛病和错误,就会受到许多人的指责。有鉴于此,世家大族的后人,自修其身不得不诚恳,对学问的讲求不得不坚定。人生在世,无能而希望得到他人的重用,无德而希望得到他人的敬爱,如果得不到就发牢骚说:“我是生不逢时啊!现在这个时代不急需人才啊!”这就好比农民平时粗耕粗种,到时候没有收成或收成不多,却老是埋怨上天雨水滋润不够,这样虽不愿饿肚皮,但有可能么?

我小时候就聆听过祖父讲论家训、家法。他告诉我们:树立己身要以孝顺父母、敬爱兄长为基础,以恭敬宁静为根本,以小心谨慎为要务,以勤劳节俭为准则,以与人交结为末事,以讲私人义气为恶人。要想使家庭富足就必须忍让和顺,要保持朋友交情就必须诚实恭敬。对自己多方面严格要求而使自己具备各种品德,还唯恐万一有失;再三强制自己言语谨慎,还担心言之有失。即使有广博的知识也要想到还有不及,求取功名不要那么执著而要有如无意中得来。注意克服贪鄙吝啬和骄奢淫逸的习气,大致上就可以减少错误和过失。在官位上要注意清廉简政,而后才可以谈守法执法,正确守法执法之后才可以谈培养人才。为人正直不要去接近祸事,为人廉洁不要去沽名钓誉。薪俸虽少,却不可轻看这些百姓的膏血;刑具虽要用到,却不可凭自己狭窄之心胸而为所欲为。忧与福不同时存在,洁与富不同时并存。常见世家的一些子孙,其祖先正直,光明正大,不畏强权;等到其家衰微的时候,只喜好以下犯上,再没有其他能力。如其先人谦恭律己,温顺保身,以远离过失;等到其家衰微的时候,仅仅有隐藏不露的劣迹,而不知道它的本源。这里的一些细微的道理,不是贤者是不可能通顺理解的。

凡是损名害己、辱先丧家的,其最大的过失有五个方面,你们要牢牢记住:其一,自求安逸,不甘恬静寡欲,如果少知有利于自己,则不顾惜人言。其二,不懂得儒术,不喜欢古道,不明白从前的常规却不感到羞耻,议论当世不得体徒惹人笑而已,自己既无知,却又厌恶和妒嫉别人有学问。其三,对胜过自己的人就讨厌,对奉迎自己的人就喜欢,只乐于戏笑言谈,而不去想一想古道。听说人家有好事就妒嫉,听说人家有丑事就张扬,谗言乘虚而入,减损并侵害了德义。这些显贵们白白地活在世界上,与贱役又有什么不同呢?其四,嗜好游玩,酗酒成性,以贪杯为雅致,以勤事为俗流,学过的知识很容易就荒废了,等到明白过来又后悔莫及。其五,急于求得功名富贵,千方百计趋炎附势。一资半级,即使有时可能会得到,但由于众怒群猜,很少有能长久的。总之,这五个方面的不是,比痈疮更可怕。痈疮还可用石针治疗,而这五种过失则连巫师、医师也束手无策。前贤这些明白的鉴诫,书籍上都清清楚楚地记载着,近代一些失败的做法,所闻所见几乎接连不断。

至于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些研究词句,致力于学问的人,则急躁冒进而又担心失去,企图施展其用;一些能审察命运的变数、知难而退的人,则学业荒废、文章杂乱而一无所取。只有圣人君子能研其谋思,博其知识,坚其学问,精其业务,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如果有异于这些,又怎能算得上君子呢?

【评析】

柳玭在这篇家训中告诫子孙后代,“门地高者,可畏而不可恃”,所以要慎之又慎。门高不慎,则易为人所诟病,有坠家声;更易于骄傲,易犯安于逸乐、不学无术、妒贤嫉能等过失。这是最需要警惕的。这也正是柳家世代高官子孙却未流于贪鄙吝啬、骄奢淫佚的主要原因。

历史上不肖子孙败家的事例比比皆是,今天为一些“小衙内”弄得声名狼藉的家庭也屡见不鲜。因此,柳玭这篇家训应特别引起那些身兼政府公职的家长、家庭条件优越的子弟的重视、警惕、思考和注意。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fulinjf.com. www.461.net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